编织美文 | 织织复织织

作者:绿骑士 时间:2018-07-24 10:17 阅读:3481 标签: 织毛衣 编织故事 编织心情 编织美文

银笛LK150编织机

9-1.jpg

露天市集,是一面反映大自然的小镜。摆卖果菜花草的摊档,随着四时转换色彩。梧桐绿叶融融的季节,一片娇滴滴、嫣红鹅黄草莓桃杏。梧桐叶转金的时候,便是深紫和翠绿宝石似的葡萄上场了。花档是块活动调色板;卖衣物的摊子,就更招展地更换着四季衣裳。

有一个卖毛线的中年妇人,不定期地出现。她十分粗鲁而很和气,守着一个七彩缤纷的档子,像是售卖着一团团天虹,往往使我流连,终於更忍不住买了三团彩毛线,不知用来做什麼好,便塞了在杂物柜一角,任由它无奈地在黑暗中美丽。

9-2.jpg

今次,右眼施了手术,岂料情况反覆,康复期比预算长了不少。听告诫,最好甚麼都不做,及要让眼睛多休息。视线模糊,我别无选择,忐忑地等待。整天听留声机,悠扬的音乐夹着远近的人间苦难,但只有无奈。

手上空得慌,就想起打毛线来了:打最简单的“平针”,不怎样费眼神,就织条最平凡不过的领巾吧。那三团毛线,竟因而重见天日。

没有决定为谁编织。总之可以为一个人编织,已是非常幸福。我完全不是一个编织东西的人,但这种不需运用脑袋的重复性手势竟会带来隐隐的安神作用。现在有音乐治疗、艺术治疗等各式疗法,或许可加上编织治疗?有待心理学家去研究。

可是,原来这麼芝麻绿豆的小事,如果没有计劃,也是不成功的。织了一阵子,看看嫌阔,拆了再织又嫌窄,总之不是嫌这便是嫌那,拆拆复织织,几天都无大进展,毛线任我虐待,其实它应该明白我是醉翁之意,不会介意吧。

9-3.jpg

想到荷马史诗《奥德赛》中,伊萨卡国王奥德修斯(Odysseus,罗马神话中称尤力西斯)出外征战,二十年未归。王后佩妮露萍(Penelope)的美貌颠倒众生、加上政治因素,求婚者众。她受到各方压力,便讬词要先完成一张大织画才会改嫁。於是白天织成的,她晚上又拆掉,终於等到夫婿回来。

这样坚贞的等待,是筑在无比信念之上。心湖中有月亮的倒影,梦的深藏处有阳光。

当然也引起了无数哲学性的诠释。这份持久等待的精神,已不限於以一个人为对象,而延伸至对毕生理想的专情。

9-4.jpg

希腊神话中还有一个有趣的故事:一个凡间女子亚哈雪妮(Arachne)向雅典娜(Athena)挑战作纺织比赛。这位智慧女神亦擅长手工和战艺,当然胜了。亚哈雪妮气愤得上吊自尽。雅典娜使用法力将她起死回生,不过变成了一只蜘蛛,毕生都织织复织织。

我们不都是一只渺小的蜘蛛?终日营营役役地织一个网,谦卑地盼望捕捉到无意飞过的饲料。最美丽的时刻是清早,挂满晨露,是星星在黑夜背人偷偷哭泣的泪珠。大家都各怀心事,无言地互相了解。

9-5.jpg

十年前做过一次大手术,被迫离开生活轨道,整整两个月才康复。今次又是,温美的初夏,像个最懂得享受生命的老朋友,兴致欣欣地邀你去各种怡人的节庆;但你只能远看园遊会长桌上的佳肴,没份儿走近去尝。而无边的人间困苦,你亦没有能耐去略尽绵力。总之没有气力,什麼都无能参与。你没有忘记生活,生活忘记了你。

其实平日已知许多真相,但像在老爷车上匆忙赶路,无暇细想。忽然车子坏了,停顿在无形状的荒原中。天天分秒必争,忽然就只有眼睁睁地瞪着时间汩汩流去,像个无法止血的伤口。那些曾在车窗外飞驰的景色真相,一一凝定在你眼前,大剌剌地说:麈世上的一切,无论多宝贵的成功和拥有,无论是多伟大的志向或渺小的目标,都只不过危危乎地系在一条丝线上。命运这个小丑不在意地一转身,七宝楼台都会在刹那间无声无息地消散。不分年纪。

我深深知道比起许多人间痛苦,我的困难微不足道。而因为疾病,使我更切身地了解病人的苦恼。不过活在薄雾中实在使人气郁。只有闷闷地编织。

9-6.jpg

无论怎样,编织是万丈红尘中一种卑微而充满生机的活动。无论是丝、棉、麻、羊毛,都是从自然中收採而来,缠缠绵绵。虽然现在早已加入了人工纤维,但也是经人手一针一针地组成,满是人气。两根针嘴不停对拍、絮絮对话,编出长舌的故事。

中外的古画和文学中都常见到纺识和缝绣等女红工艺。但用两根长针相对而织的方式则似乎十七、八世纪以後才见(偶尔涉猎到一些这方面的研究文字,也说未能寻到准确资料。总之未作查考,有待高明赐教)。

现在市面上售卖毛线的店子已一间接着一间倒闭,相信现代女性多都没空作这玩意儿了;而且很多时买毛线比买一件现成的毛衣更贵,失去了实际效用。记得年轻时在香港,下班後凑热闹与女同事们结伴去买毛线。广东话中,毛线唤作“冷”(平音),就是去买“冷”织“冷衫”,也颇合理。手织的温暖牌冷衫无疑更有禦寒力量吧。

9-7.jpg

闷长的三个星期,伴着病情起伏不定的忧疑。那三捆织了又拆,拆了又织的毛线,成了半条阔窄不均,满是漏洞的东西。在炎热的夏天,更是滑稽。

病情终於好转,薄雾散了,回复清晰。我以无比感激的心情,再踏上隐形的老爷车。不理路途有多少真幻、下一站是个怎样荒谬的谜。採摘沿途风景,更希望可以载人一程。我知道有许多旅人,虽然素未谋面、亦永无机会相逢,但都是朋友。因为大家明知这天罗地网中布满陷阱,仍是努力地耕耘。有人扶你过危乎乎的吊桥,有人会为在黑夜中的迷途者燃灯。毛姆在《剃刀边缘》中把人的生命形容为一张自己手製的大织画。很多人都在平凡中织一张明丽的生命图。

又经过市集,不见卖毛线的妇人。但在浓密的梧桐树荫下,时果鲜花自动织成了张缤纷的画。我像个馋嘴的孩子用眼睛吞噬着色彩。最平凡的东西,都像会成为飞毡。

9-9.jpg

扫码手机观看

相关文章

相关图集

热门跟帖 (共0条评论)

查看更多评论。。。